• <u id="guekm"></u>
  •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 : 首頁 >> 人文藝術 >> 文化藝術
    紅色“九龍峒”
    • 2019-09-12
    • 來源: 汕尾日報
    • 發布:swzx0660
    • 閱讀量:

    ○沈洛羊

     

    李水流向記者講述奶奶的革命事跡

    九龍峒即舊時代海豐公平九龍約一帶,地域約占今天平東鎮的一半,它位于海(豐)、陸(豐)、惠(東)、紫(金)、五(華)等縣區交界處,山嶺縱橫,易于防守,乃天然的軍事要地。

    位于九龍峒虎山北麓的鳳翔古觀,因1923年保護過“七五農潮”時前來避難的彭湃、李勞工等革命志士而聞名海豐。1928年海陸豐蘇維埃政權失敗后,國民黨調動近千武裝對九龍峒的赤衛隊實行“冬防會剿”,蘇區淪陷,鳳翔觀遭焚。1935年海豐黨組織恢復活動,九龍峒成為重要的交通站與聯絡點。

    抗日戰爭時期,九龍峒重新組建了海陸豐中心縣委,并以此為中心建立游擊區,1941年7月和1942年7月,海陸豐中心縣委在九龍峒舉辦了兩次黨訓班,為黨和軍隊培養了一批人才。

    九龍峒在大革命時期、抗日戰爭時期和解放戰爭時期都發揮了巨大的作用,為黨的革命事業做出巨大犧牲。近日,在平東鎮干部帶同下,記者進入九龍峒,追尋那段令人熱血沸騰的歷史。

    “革命母親”蔡蒜娘

    “贈我延年之大藥,感君援手在窮途,當時行疫舟車瘁,此日重逢肝膽粗,各有相思動寥廓,可無魂夢落江湖,謝生長逝藍生遠,說到酬恩淚眼哭”。這是著名愛國詩人柳亞子父女避難九龍峒,受到蔡蒜娘悉心照料,后在藍訓才、謝一超、袁復等人護送下安全出境時所作的酬謝詩。

    在平東鎮坑口村,蔡蒜娘的孫子李水流向記者復述了那段患難見真情的往事。

    蔡蒜娘,當年的同志們都尊稱她為“革命母親”。她沒讀過書,中年喪偶,唯一的兒子李火昌是當地游擊隊的負責人也被捕犧牲于惠州獄中。

    大革命失敗后,紅色武裝進入九龍峒,蔡蒜娘主動擔當放哨、交通員、組織婦女護理傷員等任務。紅四十九團在坑口村設立交通站時,她給活動在這里的干部尋找掩弊身份,并不厭其煩地通知全村統一口徑??箲饡r期,曾生率領東縱新編大隊一度撤至九龍峒休整,蔡蒜娘的家成了他們的常駐點。部隊重返前線后,仍留幾名傷員由蔡蒜娘和交通站的李戇發負責照料。1940年8月,省委派開平人謝創與妻子嚴密到坑口村工作,為了防止暴露,蔡蒜娘把嚴密認作契女,對外稱契女與女婿從香港避亂回來居住。那時謝創水土不服,患上痢疾,蔡蒜娘千方百計采集中草藥給他調養身體。當年物質匱乏,物價飛漲,蔡蒜娘情愿挨饑受餓,也要盡可能搜集一些較好的食品供給他倆。次年海陸豐中心縣委在九龍峒成立,謝創任中心縣委書記,縣委機關設在坑口村。

    1945年7月,日本宣布投降后,海豐的國民黨瘋狂搶奪勝利果實。八月的一天晚上,國民黨部隊襲擊了游擊隊駐地牛尾石村,我方倉促突圍,當時的宣傳干部吳堅在翻越寨墻時腳部中槍,爬到一個小浴室躲藏,被敵兵搜到。敵兵嚷嚷著要補槍,旁觀的群眾指證他是個路過的外鄉人,已經無救了,無必要再打他,剛好外面響起了交火的槍聲,敵人才丟下吳堅。敵人一走,牛尾石村交通站負責人曾媽壬的妻子林存趕緊把他藏到柴草棚里。蔡蒜娘聞訊后連夜把吳堅背回幾里遠的坑口村護理,并要求全村的人統一口徑稱吳堅是她兒子。當年9月21日,敵兵集結保安團和其他武裝從公平、可塘、陸豐、上劍等四路進剿九龍峒,我方武裝隊伍憑借熟諳地形的優勢,打傷9名敵兵后大部分撤出九龍峒,小部分退守烏面嶺。隨后,敵軍對九龍峒進行搜捕,在坑口村發現腳傷未愈的吳堅,疑是我方干部要抓走,蔡蒜娘辯稱吳堅是她兒子,腳部是月前耕作被鐵耙所傷。由于此前統一口徑,周圍的群眾也同聲說是事實,敵兵看他是舊傷,就不再多疑,吳堅再次脫險。

    兩期黨訓班

    在抗日戰爭時期,海陸豐中心縣委曾在九龍峒舉辦了兩期黨訓班,為黨和軍隊培養了一批人才。

    1940年8月,東江特委根據省委有關“長期積蓄力量,培養戰斗力”及重新細分轄區組織的工作方針,把海陸豐中心縣委分設海豐、陸豐兩個縣委,由省派干部謝創任海豐縣委書記。根據形勢發展需要,決定舉辦黨訓班,以此加強抗日隊伍的組織建設及提高黨員骨干的綜合素質。

    1940年下半年,海豐縣委決定分期分批對各級黨員骨干進行培訓,首期在大安峒舉辦。1941年1月,按省委指示又恢復了海陸豐中心縣委建制,為了兼顧領導陸豐的抗日工作,中心縣委設在兩縣交界的九龍峒根據地。4月,中心縣委在九龍峒舉辦了新一期黨訓班,參加人員來自海陸豐兩縣的區或支部黨員骨干及陸豐龍山中學的學生黨員,共二十多人,時間半月。經濟困難,又不能暴露目標,日常給養由可靠的農民到外面墟市采購,一日三餐主要是番茨、菜脯、青菜。當時黨訓班沒有固定的地點,在流動中由九龍黨支部負責安全保衛。當時的保長鐘錫娘及開明的鄉長鐘茂光(鐘敬文堂弟)為黨訓班提供了許多有益的幫助。

    1942年7月,香港淪陷,日軍再次進犯廣東沿海,形勢緊迫,為了加強抗日武裝力量,中心縣委再次在九龍峒再次舉辦黨訓班,培訓對象為海陸豐兩縣區級干部,人數二十余人,時間半月。此時謝創與王文魁已經調任,由海豐縣委書記李果及陸豐縣委書記黃聞主持兼課,分別講授中國革命、黨的建設和群眾運動等內容,劉夏帆任班主任兼講黨的組織工作。學員王文(又名王鏡清,陸豐八萬人,解放后任修仁縣委書記兼縣長,平樂地委秘書長等職)作了學習經驗介紹。這期黨訓班得到九龍黨支部的大力協助,支書萬良香(1952年被陷并開除出隊,1987年平反)組織黨員和群眾負責學員的安全保衛和后勤保障。當時辦班地點設在九龍寨一所向東的橫屋,條件比較簡陋,白天幾十人簇擁在屋內集中上課,晚上分散住宿。時值物價飛漲,群眾把大米、雞鴨蛋等食物留給學員,自己卻以粗糧充饑,毫無怨言,甘愿奉獻。

    黨訓班結束后,受訓骨干回到各自的崗位,政治素質與工作能力明顯提高。此后,他們大多數人成為地方黨政和軍隊的骨干,為革命事業作出了重大的犧牲和不朽的貢獻。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欧美成年黄网站色视频
  • <u id="guekm"></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