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 id="guekm"></u>
  •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 : 首頁 >> 人文藝術 >> 文化藝術
    馬澤霖與佛緣(一)
    • 2015-09-14
    • 來源: 雅昌藝術網
    • 發布:swzx0660
    • 閱讀量:

      在巴黎藝術圈中,說起馬澤霖,大家稱他“畫大佛的”。在他的佛像里,透露著他對生活的簡單,克己,真誠與大度的追求。他的創作是用西方的表現手法對東方的文化詮釋。

      

      馬澤霖與五面佛

      

      《佛No.64》200x200cm,1999,油彩、丙烯

      

      《藍佛 No.1》130x130cm,2001,油彩、丙烯

      “馬澤霖很中國化。中國人在很長一段時間都是萬物有靈論者,佛教洞察了其中的奧妙,這個中國人準則揭示神圣王國。每個人都希望可以在通往美好的自由之路上刻下自己的腳印,到達磐涅的境界。通過他的藝術魔力,馬澤霖表現的冥想狀態,這是佛教修煉的基本步驟?!?/p>

      Henri Pierre藝術評論家,策展人

      “我生活在歐洲已經30年,這種文化背景的隔閡反而使我對佛的感覺更加真切。如果說在我童年時期的中國,佛的形象幾乎無所不在,但對我來說今天我更加深感這個形象的強大力量和魅力?!?/p>

      

      《佛35》89x116cm,1999,油彩、丙烯

      

      《坐佛15》200x200cm,2000,油彩、丙烯

      馬澤霖1979年進入中央工藝美院(現清華美院),1985年前往法國巴黎高等裝飾藝術學院求學,隨后進入趙無極工作室進行抽象學習與創作,1990年獲法國文化部獎學金前往美國前往紐約古柏聯盟(The Cooper Union)科學藝術聯盟研究院學習美式抽象。1992年回到巴黎,在索邦一大攻讀現代藝術理論博士學位。

      眾所周知,從1989 年蓬皮杜藝術中心的“大地魔術師”展覽起,一直保持封閉與狹隘的西方藝術世界向全世界藝術家敞開了大門,中國當代藝術從此進入西方的視野。一代代藝術家來到歐洲進行交流與創作。尤其1999 年威尼斯雙年展中國當代藝術掀起了新一波高潮,帶動了國際藝術界的“中國熱”,令中國藝術家成為國際當代藝術最令人注目的新銳力量之一。

      

      《西藏系列5-佛之淚-干涸大地No.01/8》375x144cm,2008,油彩、丙烯、攝影于油畫布

      法國文化是從文藝復興思想發展而來,主張人是宇宙的中心的文藝新復興。30年的海外生涯,人文主義思想深深打動了他;同時,他也在物質的海洋當中看到了道德危機和精神貧瘠,人性每況日下、政治糾紛、倫理道德、生存空間等都遠遠偏移了生存原本。

      “曾一直徘徊在自我文化和世界性藝術的大門口,時常呆在畫室里整體無從下筆,在現代大師林立的今天,自己應該置身于何地?我曾經一度在‘儒教,道教,禪宗和靜宿’等中國哲學理論中尋找素材,然后是西方的柏拉圖,尼采,薩特,達芬奇直到畢加索。

      1989開始,無數中國青年相繼來到巴黎留學,我這位孤獨的海外學子開始有了同伴,這更增強了我以中國素材創作的恒心和意志,在道教創作主題上徘徊多年的我一下子發現應該從佛教入手,從最簡單的生活元素找題材進入歐洲藝術的角色。通過抽象材料的實踐訓練和頻繁的展覽,我開始慢慢在舊物重新創作中尋找靈感:女人系列、瓶子系列、椅子系列等為之后的佛像油彩系列鋪墊了個人風格。

      佛像的發源點來自1998年受邀請去上海參加雙年展,一天我爬到山上一座佛廟參觀,不巧下起傾盆大雨,正面對著山腰上的一座大佛。人們都奔跑著躲雨,唯獨我當時被這頂天立地,巍然不動的大佛像所震撼,雨水已經把陳年大佛臉上的青銅刷出一道道滄桑斑駁的痕跡,一下子我驚醒過來:佛——我找到表現佛主題的切入點了!他就在我身邊僅僅兩米的地方,我正對著,我看著他,而他,卻閉著雙眼,毫不做作也毫不動搖。

      我立刻跑回酒店,一下子畫了一批佛像小草圖,兩周之后我把這顆佛種子帶回我的第二故鄉——法蘭西,種下這顆佛緣之種。

      佛像除了它所象征的崇高境界之外,它的精神至上感動了我。一雙眼睛、一個鼻子、一張嘴巴,均為時光所凝聚,卻是如此真實,十幾年來在世界各地的作品將我與佛的距離拉的更近?,F代社會,物質文明的高度發展使人們找不到喘氣的機會,佛教的真誠、簡單、克己、大度與安寧正符合我們對超越物質社會的追求。揭開表象,進入內在實質,傳達內心的感受,佛所代表的是本質的東西,所以它永遠不受時空、地域的限制,放之四海而皆準?!?/p>

      

      《佛27》150x150cm,2001,油彩、丙烯

      

      《佛34》100x100cm,1999,油彩、丙烯

      “童年馬澤霖跟隨家人到山上去拜佛,他清楚的記得祖母和母親在那個禁止宗教的年代,冒著觸犯禁令的危險去上香燒紙錢?!霸诤M獾那髮W創作生活,他在不斷的在自己的文化根源與西方的藝術理念中尋找平衡點。選擇佛像作為一個核心主題,他的創作成功實現了個人理念和超越傳統的融合?!?/p>

      Henri Pierre藝術評論家

      

      《眾生佛16》365x108cm,2002,油彩、丙烯

      “ Il confère de temps à autre au philosophe antique, une face ou la sérénité n’a pas gommé les rides, voire une tête toute ratatinée, comme si elle faisait vraiment ses vingt-cinq siècles, ou il le réinente en ? Bouddha bébé ? donc on ne sait si ses  yeux dorment ou méditent. ”

      馬澤霖將時間花在對古老的哲學的詮釋,從一張張寧靜抹不去皺紋的面孔,一個個仿佛真的經歷25個世紀滄桑的頭像中他重新創作出《童佛》讓我們無從判斷這些眼睛是在沉睡還是在深思。

      我們可以認識到:盡管他對自己的佛像十分虔誠,但是馬澤霖沒有抹去佛像的肖像化,這是為了捕獲實體,他的表現手法十分注重基質并且將它們展現在畫面中,這恰好表現了掩藏的人生本質和佛教哲學”

       Gérard Xuriguera著名藝術評論家

      

      《佛15》200x200cm,1999,油彩、丙烯

      

      《佛5》100x100cm,1999,油彩、丙烯

      佛的巨大能量以及所承載的精神含量與馬澤霖渴望釋放的力量相匹配,他的佛像在思辯中,是結構和非結構,東方和西方,傳統和現實,古典遞進當代的歸結。他們既是問題,也是答案,就象我們世間百態的真實世界。

      

      《西藏系列1-佛之淚-喜馬拉雅No.01/8》300x137cm,2008,油彩、丙烯、攝影于油畫布

      

      《西藏系列3-佛之淚-干涸大地No.01/8》375x144cm,2008,油彩、丙烯、攝影于油畫布

      

      《西藏系列2-佛之淚-群山No.01/8》328x143cm,2008,油彩、丙烯、攝影于油畫布

      

      《西藏系列4-云端之佛No.01/8》328x143cm,2008,油彩、丙烯、攝影于油畫布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欧美成年黄网站色视频
  • <u id="guekm"></u>